招商局慈善基金会信息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信息中心>媒体报道
南方都市报:招商局慈善基金会参与发起的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成立
2012-12-02

7月12日,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简称CSRDC)在深圳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了揭牌仪式。CSRDC是在深圳市市委统战部主管下,由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招商局慈善基金会、桃源居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万科公益基金会、中国中科智担保集团和深圳市慈善会等全国知名公益机构与企业联合发起的非营利组织。

仪式结束后,举行了一场由CSRDC发起的名为“CSR全球对话”的高层沙龙,国内外众多知名企业家、学者及NGO人士出席了沙龙,共同探讨企业社会责任与战略公益。

  对话

  胡政(招商局慈善基金会理事长、招商局集团副总裁):

  理性的慈善,需要投资能力

  南都公益周刊:您经常谈企业与其CSR的“关联”,在这方面招商局是怎么做的?

  胡政:作为一个企业,一定要看到你的整体战略和履行社会责任对你企业的定位和发展路径的影响,否则根本不要去谈企业社会责任。

  招商局1872年12月成立,到今年年底就满140周年了。招商局把自己的使命定位为,以商业的成功,推动时代的进步。在这样一个大的战略下,它一直把企业发展和社会责任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比如抗日战争中,招商局把80%的船沉进长江,为什么?国运危亡,当时只能用沉船来挡住日军,让他们的军舰不再西进。

  32年前,也就是在深圳,以开发蛇口为起点,招商局参与了深圳特区的开发和创立,创造了中国改革开放诸多的第一,这个发展战略本身就是和社会发展紧密结合的。这几年我们成立了慈善基金会以后,也在更积极地摸索,作为一个企业,在利润之上怎么追求与社会发展更好地结合。

  南都公益周刊:企业履行社会责任,从传统的慈善捐款到专业的现代公益,这条路应该怎么走?

  胡政:现在我们的公益事业不是没爱心、不是没力量,而是没动脑筋。理性的慈善、公益的投资能力,都需要加强,这次论坛大家都关注到了这样的问题。招商局也是在摸索,我们的摸索主要是思考慈善公益怎么由救济式的捐助向开发式的帮扶转移,怎么创造好的环境,让我们的受助人以及中间力量能够发展起来。

  比如我们在贵州威宁的定点扶贫项目,那里是一个140万人口的多民族的山区贫困县,我们从2004年开始,就是每年给点钱。做没做好事?做了。但是2010年底我们到那里去了解,很多人都不知道招商局是干什么的。去年开始我们就改变了过去那种输血式扶贫,改为造血式扶贫。

  去年我们搞了“四个一”工程,准备帮助他们建起一座幸福小镇,不仅撬动村民的积极性自建房屋,还把当地的土地进行流转,集中起来,开发农业服务业体系,建立集体经济,让农民都持有股份。这样的话村民不再是简单等待救济的个体,可以真正实现可持续发展。另外我们也在那里建物流中心,做乡镇干部的培训,帮他们引进项目等。

  南都公益周刊:公益投资和商业投资成功与否的区别在哪里?

  胡政:做公益事业比做企业经营难度大,你现在给我一笔钱,让我投资经商,我觉得容易,让我去做公益,我认为难。原因在哪里?因为当我们现在做一件商业性的事情时,它已经形成一种模式,我们先去分析影响投资的各种因素等,这已经形成一套程序,有大量的专业人才。但是做公益,我们缺乏社会项目的评估能力。商业的数据很好算,公益事业的投资效果如何评价?是老百姓说好就是好?还是政府来评价?还是自己认为好就好?

  还有一条就是风险。不是给钱给少了,有时是给钱给多了反而有风险,所以我以为中国的公益绝不能一哄而上搞运动,运动可以激发一时热情,但是不会使这个事业长期健康地发展。

杨钟仁(英特尔首席社会责任官):

  授人以渔,不如建立渔业

  南都公益周刊:英特尔是如何制定自己的CSR战略的?

  杨钟仁:这与企业如何在一个国家制定产业策略是一样的。企业的战略包括经济战略、社会战略、环境和其他领域战略。企业怎么定位CSR部门很重要,如果放在H R部门里,会更重视员工,放在销售部门里可能就会重视消费者,而将它作为一个专门部门统筹,战略就会比较长远。企业做慈善捐赠的目的是产生社会影响,但有更多的社会责任比捐钱做慈善更重要,比如用公司的产品服务来改变社会格局,这样的影响会更大。

  南都公益周刊:英特尔的CSR是如何与企业发展战略联系在一起的?

  杨钟仁:我们都走过一段很长的探索之路。一开始也是捐赠,觉得效果不大,后来我们考虑结合公司的ICT (信息和通讯技术)取得与受助者之间更好的互动,但这也只解决了点对点的问题。要根本性地解决社会问题,就要联合其他企业、公益组织、政府、基金会,共同搭建一个全球平台。我们的“芯世界”计划其实就是建立一个群,将专家和组织联合在一起,共同解决一些社会问题。长远来看,社会创新和CSR是企业发展的一个动力,需要与企业战略结合,而不仅仅是用来公关宣传。

  南都公益周刊:很多人认为企业CSR是因为公众和媒体倒逼,企业才会去做。

  杨钟仁:确实是这样的。你看欧美企业的发展,企业很自然会把盈利最大化作为目标。CSR发展在欧美都是一样,到了某个程度你发现不关注社会责任就会倒闭,而关注CSR可以带来更强的企业竞争力。广义来看,每一个企业都有社会属性,好的社会影响也会给企业带来回报的最大化。这几年我们也在努力探索如何将社会创新转化为经济创新的原动力,这样企业就会积极了。

  南都公益周刊:你认为企业在公益事业中应该充当什么角色?

  杨钟仁:中国想把公益慈善做大做强,企业的角色不只是提供钱。企业最宝贵的其实是经营理念、人才、管理、技术,把这些优势更快地向第三部门转移,公益事业才能有飞速的发展,不然十年之后我还是在这里谈同样的问题。

  南都公益周刊:在你看来,做企业和做公益的共通之处是什么?

  杨钟仁:现在很多公益组织的瓶颈在于缺乏资金和人才,这跟二三十年前的IT产业一样,那个时候中国没有联想、没有方正,我们觉得中国遍地都是机会。我们就决定跟政府一起共同培养本地产业的发展,把国外的经验传过来,让本地企业跟国外企业进行资源对接,引进产品,做员工培训以及研发销售,这是一个过程。做公益和做企业一样,需要一个目标性的顶层设计来帮助我们一步步地实现,把所有的活力激发出来。

  南都公益周刊:从CSR 1 .0到CSR 3 .0,企业背后有着怎样的转变?

  杨钟仁:打个比方,CSR 1.0就是帮人捕鱼,CSR2.0就是授人以渔,CSR3.0就是建立渔业。不是说C SR 1.0的捐赠不好,而是一个效益问题。CSR3.0不仅解决的是企业本身发展问题,还有相关利益者的共赢双赢多赢。比如说中国遇到很多问题,环境问题、贫富问题、老人问题,这些问题不是几家企业和政府可以解决的。全球的政府、企业、N G O、学者共同应对这种挑战,如何在跨界合作中解决这些问题,同时找到企业未来发展的机遇,这是一个良性循环的CSR.

  


  战略CSR:CSR与企业战略的结合程度,也就是CSR的成熟度。一般企业采取防御型战略,兼顾经济利益与社会和环境的关系,兼顾股东利益与客户、员工、供应商和社区的利益,可以有效地控制经营风险。成熟度高的企业往往采取适应型甚至主动型战略,在风险管理的基础上与特定的利益相关者如员工,供应商或客户等结成同盟,实现协同作用,提升企业竞争力,构建企业独特竞争优势,形成强大的品牌效应。(《CSR3.0共享价值》)

  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CSRDC):CSRDC是在深圳市市委统战部主管下,由香江社会救助基金会、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招商局慈善基金会、桃源居公益事业发展基金会、万科公益基金会、中国中科智担保集团和深圳市慈善会等全国知名公益机构与企业联合发起的非营利组织。CSRDC秉承“战略同盟、务实创新”理念,以借鉴国际专业理念、模式和经验,推动企业社会责任创新为使命,积极与政府部门、企业、公益组织、基金会、国际知名大学和专业机构开展深度合作,以培训研讨、咨询顾问、参访考察、编撰出版、战略评估等项目为载体,传播现代企业社会责任和可持续发展理念,为客户在企业社会责任和社会责任投资领域的理论深化、创新实践和资源整合等方面建立国际化平台,以价值倡导和研究等支持性服务,为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的和谐稳健发展创造共享价值。

  采写:南都记者 钮小雪 实习生 刘浩然(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部管社会组织专项监督检查
          举报电话:驻部纪检组 010-58123386
          举报邮箱:mzbwsjb@mca.gov.cn